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和父亲在铁路货场搬石头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27 04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作者:李木马

记得上世纪70年代唐山大地震以后,在胥各庄火车站南边县水泥厂上班的父亲,常常在下班后和公休时间到车站货场搬石头卸车。当时他一个月挣40多块钱,尽管母亲精打细算,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的,于是父亲想尽办法挣点“外快”来贴补家用。他常常带着哥哥给别人家做门窗,带着我到胥各庄河头市场卖菜。在我的记忆中,和他一起在铁路货场搬石头的经历让我感触最深。

火车站专用线上卸的石灰岩是水泥厂的原料,卸一个车皮能挣20多块钱,顶父亲半个月的工资呢,于是父亲总是到货场找熟人争取到卸车的活计。一节车皮的石头有三四十吨,即使是身强体壮的父亲,从晚上下班开始干,也要忙到第二天凌晨。如果恰逢周末晚上不用急着写作业,母亲就让哥哥和我去货场给父亲送饭、打帮手。我记得父亲往火车旁边一蹲,一个大馒头就着一把花生米,几口就吃下去了,然后甩开膀子继续干。我和哥哥也不含糊,只要能搬动的石头,就使出吃奶的力气。

那时候我十来岁,在我眼中,满车厢的石头像一座小山。我常常搬上一会儿就气喘吁吁没了力气,有一次畏难地问父亲:“爸爸,咱身上有这么多的力气吗?这么多石头什么时候能搬完啊?”父亲说:“男子汉身上的力气是用不完的,今天使尽了力气,吃饱了,睡一觉,明天还会生出更多的力气来……”他像是对我们说,也像是自言自语:“看这一车石头,是有点困难,但困难的石头是有数的,搬一块就少一块,只要不停地搬,我们总会胜利的……”于是我就学着父亲和哥哥的样子,一块、两块、三块……自己给自己数数、加油,只要父亲不停,我就不停。

货场里光线昏暗,在车厢里卸石头是硬碰硬的活计,大小不一、奇形怪状的石头,经过火车的颠簸,不少已经相互咬合着卡在一起,有的要用棍子撬开,还要躲避滚落下来的石块。淘气又有些逞能的我不惧危险,攀上跳下,灵巧得像只小猴子,这时候,爸爸总会在我的脑瓜和肩膀上使劲拍两下。我心里美滋滋的,知道这是爸爸对我的肯定与表扬。